手机发短信领彩金-独家对话90后武僧:真实的少林寺是这样的

手机发短信领彩金,少林寺90后武僧释延皓(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释延皓与少林“洋”弟子合影(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谈不上使命感,我只能做好我的本分事。出家人的本分是好好念佛、好好参禅,作为少林寺的出家人,我还得好好练功,争取真正做到“禅武合一”。

——延皓法师

少林是什么?

提及少林寺,有些人会说它是武术圣地,也有些人会说它是禅宗祖庭,而对于周边的居民来说,它又是常年免费义诊的中医诊所——少林药局。

释延皓,于2005年进入少林寺,现为少林寺的一名90后武僧。与许多怀揣着功夫梦的少年相同,延皓法师当年也是怀着“想要成为大侠”的梦想来到少林,不同之处便是他将梦想一直贯彻至今。

长久以来,与少林寺名气相伴的,始终是它的神秘,以及身份的复杂性。

而作为自小就在少林寺长大的延皓法师,是否会看见不一样的少林?

少林寺真实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我法名延皓,是一名武僧,1992年4月生于河南周口。2005年深秋我如愿来到了少林寺,2013年4月19日,少林寺举行三坛大戒法会,我圆满受了戒。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但父母同意了我出家的想法,他们是学佛多年的虔信居士。

我一般凌晨四点半起,洗漱完就赶往大雄宝殿,参加五点开始的集体早课。早上用完斋,略微休息一下,我得诵一遍《金刚经》,这部经至少能加持我一天的愉悦心情。

上午我们武僧的集体练功时间是八点半到十点半,有集体的,也有单练的。我们中午过堂,也就是午斋,一般准时在十一点半。过完堂,午休一个小时,下午一点半左右,又是集体跑操、练功。

下午五点是我们的集体晚课。然后我通常还会去禅堂坐一支香,也就是坐禅。这支香的时间有九十分钟。通过坐香,可以缓解一天的疲劳、收摄一天的身心。静坐常思己过,通过坐香,提升我们观照当下的功夫。我们晚上九点就打板养息睡觉。

我的师父释永信,他是否会功夫?

我的剃度恩师是上永下信大和尚,他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来少林寺出家了。外界总有人议论他是否会功夫,我想这个是不用怀疑的。如果大家想了解少林寺、了解我师父,我推荐阅读他的口述著作《我心中的少林》。这本书内容非常丰富。

在我眼中,师父是一个有大能量的人,非常慈悲,充满智慧。他幽默风趣,总能让在你烦恼时得到法益。

少林寺大部分僧人都会功夫,当地有俗语:“喝过少林水,都会踢两腿”。每年年末,寺里会组织一次全寺的考功活动,考察僧众一年的修行进展与成果,武术是其中的大项。

我最擅长的是传统拳,比方说小洪拳、七星拳。少林传统拳路一般朴实刚健、短小精悍,适合我的体型、心性。练拳贵精不贵多,每个习武者能够认真钻研一两套拳就够了,其他的,慢慢地也就能触类旁通。

通过在少林寺的熏陶,我感觉自己身心非常健康。最重要的是,我的杂念比以前少多了。

关于少林寺,你未必听过这些事儿

少林寺的活动有对内的、有对外的,对内的主要以修行为主,活动较少且固定,如每年十月初五,我们的禅堂会举行四十九天的禅七活动。在丛林里,我们的禅七,口碑相当不错。

对外的活动主要是交流性质、教学性质的。少林寺是我们国家在国际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因为各种因缘,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政要、友人也特别多。他们来少林寺交流、习武,我们也必须做好接待及教学工作。同时,我们也积极走出去,承担国家或政府的一些交流、演出活动。

我个人属于常住院,也在少林寺禅修中心兼任武术教练,协助过几届文化部举办的“非洲班”学员的武术教学指导工作。

另外,少林寺还有一个八百多年历史的“少林药局”,1217年成立之初就是为着救死扶伤。对于僧人而言,这种传统就是慈悲的直接实践,因此它能保持至今。我学过一点推拿,闲时也偶尔去那边帮帮忙。

释延皓献给凤凰佛教网友的一句话

我想推荐我师父的一句话——动身不动心。就我们少林文化而言,动身练武是为了练就不动心;通过不动心的功夫,我们练武也能更自在、身体更庄严。少林功夫和修禅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把它当成一种生活的方式,一种修行法门,然后几十年如一日地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