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下载大发真游戏-天堂在左,战士向右——他是位年轻的爸爸,也是位魔兽玩家

手机下载大发真游戏,作者:nga-连卡lenka

  我文笔不够优秀,但我希望点进来的你能耐心看完。

  写下这篇的日子是11月第四个星期四,是国外的感恩节,我不关心西方的感恩节文化,但我关心魔兽世界感恩节活动。

  但此时,我不在电脑前,而是坐在前往南宁的列车上,这是我第一次坐商务座,也是我第一次进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同时也是我与魔兽好友“么蛋”的第一次面基。

  01.

  就在一周前,他收到了我寄过去的喜柬。是的,我,拯救了艾泽拉斯的大领主即将结婚了,新郎是同样拯救了艾泽拉斯的暗影之刃,而么蛋是我们共同的魔兽好友。

  看在我大领主的面子上,么蛋欣然接受了我们的邀请。

  生活本该如此有条不紊地进行。

  我这看似潇洒的旅程却充满着痛苦。

  这几天的微博热搜满是“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我看着别人的故事痛心着。发生在我家的意外已经够多了,在此也不必提,但我没想到意外同样降临在么蛋身上。

  就在2019年感恩节这天,我的朋友么蛋发来了一段话:“你好,我是么蛋的爱人,么蛋他现在身患重病,可能无法参加你们的婚礼,抱歉,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是你们关系还挺好的,怕到时他不能赴约,你们误会。抱歉!我们也不想遇到这样的事,可能他的命就是这样了吧。你们也不用担心,我陪着他。”

  么蛋的“重病”是脑瘤,这个病因我母亲的缘故,我算是相当熟悉,而么蛋的情况更加严重。他因晕厥送到医院,检查出的脑瘤长在了大脑中间,发现时已有四公分大,因肿瘤位置的尴尬与发现病情较晚,南宁无医院敢做切除手术。

  更艰难地是医院无法确定病理,也无法对症下药。这几日病情摧残着么蛋的身体,化疗亦不适合。

  命运无端开了如此玩笑,让活着都成为了奢望。

  我不知道明天对于么蛋还有多少机会来,但这个意外已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02.

  第一次认识么蛋,还是在地狱火堡垒。他的普通话带着两广人民特有的口音,尖细的声音在公会团的语音里非常易识别,再加上话痨属性,想不知道他也难。

  我吐槽他打不出输出,他说他是pvp玩家,还天天嚷着要带我打22或33,于是我人生第一次竞技场就这么开始了。竞技场之旅对于那时的我,就是看两边谁更菜,一般我都是躺在地上喊“快点打死他啊!”

  我心里承认了他pvp的实力,但嘴上却不说。即使他可以在竞技场里偶尔发光发热,但我永远记得他在通天峰副本,因为不熟悉地图与机制,一次次坠落而亡的傻样子。

  7.0来临之际,么蛋的账号却出了问题。他的号被盗了,申诉需要用到账号的身份证,但这个陪伴了他多年的账号却并不是绑定的他的身份证,多年前他尚未成年,而这账号应也是他人赠予的。

  账号找不回了,生活也变得更加繁忙。他终是a了游戏,专心管理他的奶茶店以及其他的事业。在此期间,他迎来了人生关键的两件事,结婚与生子。

  我也离开校园,进入了职场。我们都长大了,即使如此热爱着《魔兽世界》,我们也不得不为生活而妥协,玩游戏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03.

  2019年是《魔兽世界》关键的一年,十五周年与怀旧服上线。对于我而言,同样也是关键的一年,我与我家盗贼的恋爱至今年也是第五年。

  对于么蛋,本也应是幸运的一年。

  听到怀旧服的风声,么蛋激动不已,在2月份便创建好了账号,等待怀旧服开服之日。他与我约好,8月,伊森利恩,怀旧服!

  什么?不是我瓦拉纳服务器?我甩过去一张嫌弃脸的表情。

  至于为什么是伊森利恩服务器,他解释道:“我是回去找人,找以前带我玩游戏的哥哥姐姐……”

  魔兽世界真是非常有人情味的游戏,一群素未谋面的人,见到公会里新来了个小朋友,便格外照顾他。

  也许那些大哥哥大姐姐早就忘记了如何帮助的么蛋,但过了这么多年,么蛋仍然记得那些温情的时光。

  那些曾经的好友,或者因为生活,或者又是因为其他,渐渐akf离开了艾泽拉斯,但么蛋一直期望能再次找到他们,哪怕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们出现在了怀旧服呢?

  至8月,这漫长的半年,么蛋并没有时间登陆游戏,因为他和朋友合伙,正从零开始建养鸡场。恰逢下半年猪肉涨价,我们开玩笑对么蛋说:“猪这么可爱,为什么不养猪啊?玩魔兽就应该养猪仔嘛!”

  04.

  无论如何,怀旧服开启之后,么蛋遵守了他的约定,和我们一起重返艾泽拉斯。

  他还是沿用了“么蛋”这一昵称,只是希望能多一丝碰到熟人的机会,只可惜怀旧服没有叫伊森利恩服务器,也没有叫瓦拉纳的服务器。

  幸好,我们都不算孤单。

  一个身在莫高雷的牛头人信仰战士,被我忽悠着横跨贫瘠之地,与我的亡灵牧师一起在剃刀岭升级。

  日常对话就是:

  “我快死了,奶我一口!”

  “这怪在打我,你快扯走啊!”

  “我buff消了,给我补个耐!”

  “buff也要蓝的,等会儿!哎,你怎么死了啊!靠!我也要死了!”

  我们的车队可以在怒焰峡谷团灭n次,但还是会笑着唱着难听的歌再打一遍。

  我们穿着一身破破烂烂,装备随缘roll,但拿到一件绝不会抢着roll下一件。

  我们等级渐渐有了差距,但大号带小号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因为这是我们深深爱着的魔兽世界,我们爱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爱着共同战斗的战友,也爱着友好礼貌的路人。

  正是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所以此时的我含着泪水吧。

  05.

  之前么蛋说势要狂暴战,双刀信仰砍翻一切。我嫌他聒噪,让他老实背起盾牌,好好当t。他便一直说有输出才拉得住嘲讽,狂暴战输出高,所以嘲讽拉得稳的歪理。

  可就是这样一个平时吵吵闹闹的人,如今只能躺在病床上,气若游丝。他妻子帮忙视频聊天,么蛋勉强睁开眼睛对我说:“别担心,在你婚礼前,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因为地铁上网络太差,我断开了通信。嗯,我不承认是怕自己情绪崩溃。

  我的婚礼是计划以魔兽世界为主题,我和贼将在神似圣光秘殿的地方,让我们的婚姻接受圣光的祝福。

  台下将坐满亲朋好友,可么蛋,牛头人战士,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来现场亲自看一看。

  我们会为你留下一席位置,这一次你是否还能遵守约定呢?

  我们还没有一起在怀旧服升至满级,也没有一起在正式服等到扮演小狐狸,而且你想找的人还没找到……

  天堂在左,战士向右。

  但像你这么话痨的人,地狱都不敢收你。

  所以这次别任性了,好好留在人间,行吗?

  06.

  我是拯救了艾泽拉斯的大领主,也是从零开始的小牧师,我用我所信仰的圣光赐予我的力量治疗了不少濒死的冒险者,也拯救了不少迷途的灵魂。

  可对于么蛋的现状,我只剩深深地无力感。我所能做的只有默默祈祷,祈祷那一丝生的可能。

  这趟最近时刻的列车终于到站了。说来也是无缘,我终究是没赶上在医院见上么蛋一面,他已经被家人送回了老家。

  上一次他来深圳办事,说要与我面基,而我在上班抽不开身,待我下班时他已经坐上了回南宁的列车。

  我心想,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总有机会再见。

  命运就是如此无常,用残忍的事实狠狠地打了我一个巴掌。

  如果好友之间的第一次见面,成了最后一次,我们岂不是比小说还狗血了。这次见不到也好,希望下次见面,能见到个健健康康的他吧。

  07.

  我与贼带着公会其他朋友的心意,找到了么蛋暂且在南宁带小孩的妻子,一提到么蛋的病,他妻子便侧过头去悄悄抹着眼泪,这个话题还是太过沉重

  他有年轻貌美的妻子,乖巧可爱的儿子,并且他那么年轻,病历上写着21岁,让我都有些难以置信。

  我深知哀伤与绝望的传染性,于是我用积极的心态宽慰着他的妻子,尽力掩藏着自己悲伤的情绪。我笑着说如果他们的儿子,今后如果想玩游戏,一定要玩《魔兽世界》。

  那真的会比别人多一个世界。

  我们离开了他那的家,在最后分别时,我拥抱了她的妻子,希望借此能给她点力量。

  圣光在上,请庇佑他们一家!

  最后,如果有朋友能分析么蛋的病情,或找到愿意为他做手术的医院,我们不胜感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如果当年么蛋的哥哥姐姐有幸看见这篇帖子,也可以联系我。

  希望么蛋还有机会找到他的大哥哥大姐姐。

  希望么蛋还有机会能亲自参加我的婚礼。

  附上病情图:

澳门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