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城中心ll官方网站-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十六)

金沙城中心ll官方网站,第十六章 兄终弟及皇家事,高山流水谁知音(下)

歧王过来的时候小城正在研究象棋,歧王屏退左右,抱着太古遗音琴坐在一旁弹奏了一曲《凤求凰》。小城惊讶的抬起头,只见他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锦袍,腰系一根绣着玉蟒的金丝带,苍白消瘦的脸庞略显疲惫,一双滑嫩的大手在琴弦上轻抹慢挑,音律如小溪流淌般清澈悦耳,又如珍珠落玉盘般清脆圆润。

一曲终了,小城笑道:“音律圆熟,琴艺也不错,可惜......”话未说完便掩口痴笑。歧王道:“小城姑娘另有高见?”小城道:“司马相如当时用的乃是绿绮琴,王爷却用太古遗音弹奏此曲,曲调虽同,音色却是相差不少。”歧王笑道:“太古遗音虽然不如绿绮琴年代久远,但琴本相通,音无定形,得其精髓者便为上,小城姑娘又何必舍本逐末呢?”

小城想了想道:“卓文君与司马相如两情相悦固然为千古美谈,王爷却不闻相如喜新厌旧,文君无奈,做白头吟来对抗命运,此般结局也算不得好姻缘了。”歧王笑道:“依小城姑娘所见,何种缘分可称得上好姻缘?”小城道:“世间万紫千红,各有风情,蝴蝶迷恋其中,朝秦暮楚,亦无人能奈其何。世情原本凉薄,姻缘好与不好但看个人怎么理解罢了。”

歧王摇头道:“小城姑娘太过悲观了些,那些吒紫嫣红虽然娇艳,却也只是世间凡物而已,自然逃不脱命数,但小城姑娘风姿天成,出世绝俗,相守一生,呵护备至,都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岂敢稍有移情怠慢?”小城调皮的看了他一眼道:“王爷可吃过雪莲凤尾羹?”歧王如实回答道:“前些年父皇寿宴吃过几次。”想起父皇宋太祖在世的逍遥日子,歧王脸色暗淡了下来。

小城想着雪莲凤尾羹的美味,不禁咽了口唾沫道:“这也算上人间稀有的美味了,但若是让你天天吃,每顿饭都吃这个,不感到厌腻吗?”见歧王不言语,小城又继续道:“并非王爷薄情,而是人性原本如此,所以山盟海誓实则未若知音相知共守,把酒畅谈,得以长久。”

歧王面色有些难看道:“好个相知共守,所谓佳人易得,知音难求,若与小城姑娘为知音,在下三生有幸。”小城笑道:“王爷想通了?既是好友了,我理应投桃报李,给王爷弹奏一曲如何?”歧王心中有些闷闷不乐,又不好扫了她的兴致道:“小城姑娘有此雅兴,本王洗耳恭听。”

只见小城席地而坐,调试了几下琴弦,一曲高山流水将歧王带到了空旷悠远的境界,清越的琴声似高山般宽阔巍峨,又如松柏般凌寒不屈,似流水般无情清冷,又如落花般飘渺虚无。坚韧与柔软,豪放与惆怅,沉重与轻漫,天衣无缝的糅合到一起,给人一种心旷神怡,远离尘嚣之感。

歧王惊叹道:“此曲只应天上有,小城姑娘所弹可是古曲《高山流水》?”小城点头道:“正是。”歧王道:“古曲《高山流水》因难度太大,伯牙之后再无人能够弹奏,早已散失,唐人为方便弹奏,将残谱收集整理为《高山》,《流水》两曲,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能将古曲《高山流水》弹的这般出神入化,脱世绝俗。”小城心道:冷先生总批评我弹奏此曲阴柔有余,淳朴不足呢,不过她还是小孩儿的心性,听到有人夸赞自己倒也兴高采烈。

小城笑道:“我们做俞伯牙与钟子期这样的知音挚友岂不是很好?”歧王心知小城一直在委婉拒绝自己,但男女之情强求不来,小城现在年岁尚小,心性变化还很大,做几年作画弹琴的知音岂不很好?想到此歧王便有些释然,笑道:“小城姑娘愿与在下为知音,实在荣幸之至。”

小城道:“你贵为王爷,难道还缺少朋友知音么?”歧王脸现阴郁,苦笑道:“此言差矣,自古知音难求,越是富贵越是寂寞。”小城歪头想了想道:“我知道了,这就叫做高处不胜寒吧。”歧王的心被触动了一下,叹道:“好个高处不胜寒,小城姑娘果然冰雪聪明。”

小城见他一直在叹气,问道:“你很不开心吗?我觉得你每次笑的很不自然。”歧王将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是吗?本王没有姑娘那般绝世的容颜,自然笑的不好看。”小城摇头道:“笑得好看不是因为长得好看,而是因为发自肺腑,就算长得像天仙一般,僵冻违心的笑容又岂会迷人?”

歧王点头道:“小城姑娘教训的极是,本王只要看到小城姑娘便会开心。以后还望小城姑娘多陪本王散散心才是。”小城借机道:“散心要到郊外才行,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吧?整天窝在王府里,爱笑的人也会被憋坏的。”歧王自知小城的打算,不高兴道:“小城姑娘下棋赢了本王,自然可以随意出去。”小城撇嘴道:“堂堂王爷,这么小气。”歧王笑道:“小城姑娘既然这么想出去,那就应该提高棋艺啊,我们现在就比试一下如何?”

小城摇头道:“我又赢不了你,有什么好玩的?”歧王道:“那本王让你一局如何?”小城撇嘴道:“本姑娘才不稀罕呢。太祖皇帝在世时,原也是象棋高手,你的棋艺是你父皇教的罢?”提到太祖,歧王脸色温和了不少,低声道:“小城姑娘也知道父皇棋艺高超?”

小城心想:棋艺高超又怎会赌棋输华山呢?想到这一出便掩嘴偷笑。歧王似乎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笑道:“小城姑娘倒是贯通古今,博学多识的很。”小城道:“王爷过奖了,我只不过知道太祖皇帝在位的时候,华山周围的农户和猎户是不用交租子的。”

原来赵匡胤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兵卒的时候,有一次随军经过华山,他听说山上有一位道士,棋艺非常高超,他自恃棋艺无人匹敌,便有心前去挑战。但那位陈抟老祖见赵匡胤只不过是个毛头小兵,根本不屑于和他一战。

赵匡胤吃了闭门羹反而更加跃跃欲试,一定要向他讨教,还许整座华山为赌注。不过,这个赌注其实只是戏言,实际情况是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决心让陈抟老祖萌生了兴趣,于是,陈抟老祖就答应了和赵匡胤切磋切磋。结果,一局棋下来,自负的赵匡胤傻眼了,灰溜溜地下山去打仗了。不过他是个重承诺的人,后来当了皇帝,还专门下了圣旨给那位陈抟老祖,将华山周围的租税都免了。

小城看了一眼精瘦但并不算文弱的歧王道:“你的武功也是你父皇教的了?”歧王苦笑道:“父皇哪有时间亲自教我们?不过父皇给了我们棋谱和太祖长拳的拳谱,这也是我们皇子学习的一项重要内容,父皇会定期考校我们。”小城歪着头道:“原来你也是整天被逼着学这学那的啊?”

歧王笑道:“小城姑娘也是如此吗?”小城点头道:“当然了,要不然本姑娘会这么博学多才么?”歧王笑道:“当然,小城姑娘冰雪聪明,学识过人,本王自愧弗如。”小城好奇道:“不说我了,要不你给我讲讲宫里好玩的事吧?一定很好玩喽。”歧王苦笑道:“好玩?你对皇宫很好奇是不是?其实皇宫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有趣的。”

小城歪头道:“你说自己不开心,是不是因为皇上总是惹你生气呢?”歧王忙“嘘”了一声,小声道:“不可轻易议论当今圣上,要杀头的。”小城轻声道:“看来你很怕皇上啊,哈哈。”歧王郑重道:“天子乃九五之尊,何人不敬畏?”小城想了想道:“想来那皇上是整天爱欺负人了,既然他欺负你,你又不能还手,为什么不辞官为民,远走高飞呢?如果所有被皇上欺负的人都辞官回家,他就当他的光杆司令好了,看他还敢不敢总欺负人?”

歧王苦笑道:“小城姑娘真会说笑,荣华富贵世人求之不得,又怎会心甘情愿放弃呢?”小城不屑道:“那你也是很贪恋富贵的了?所以就任由皇上欺负了?”歧王无奈道:“经历了这么多事,对于富贵我也不是特别眷恋了,只是生在皇室很多事都是身不由主的,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小城不解道:“何必顾虑太多,你不当王爷难道还有人逼迫不成?”歧王沉默许久道:“这个......也许你是对的。有些事情原本就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我一味委曲求全,也不过是缓兵之计,该来的早晚会来的,如此这般,还不如放弃浮华,追求属于自己的一份宁静呢。”

小城的一番话虽然孩子气了些,但确实说到了歧王的心里去,歧王不禁暗想道:也许真的是我太贪恋荣华富贵,舍不得尊贵无比的身份,万人景仰的权势,挥霍不尽的家财,受用不完的美味佳肴,还有几个年幼的孩子......

可是这般刀尖油锅上的日子何时到头?为了这些所谓的荣华富贵将脑袋系在裤腰上,又是否值得呢?越是理不出头绪越是心意烦乱,歧王便主动向小城告辞出来。小城求之不得他早点走呢,只是看着他清瘦孤独的背影,心里纳闷,怎么感觉他这个王爷做的有点可怜兮兮的呢?

*作者:洛轻尘,鱼羊秘史签约作者。

威廉希尔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