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杰娱乐场直注盈利-巴基斯坦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跨境公路:喀喇昆仑,是怎样炼成的?

豪杰娱乐场直注盈利,在开始正文之前小编想先跟大家讲个段子

有人说:“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我们奋斗了那么多年,终究成了一个普通人,过着每天挤公交的日子!”

说这话的人怕是没坐过巴基斯坦的公交吧没有自动推拉门、站牌这些硬件设施上下车全凭你能否抓住司机减速的最佳time那才叫刺激~

▲花枝招展是巴铁公交、货车的一大亮点

巴基斯坦“好兄弟”巴铁才是咱们今天要聊的主题

这里吧没有高楼大厦、酒吧形势吧,还乱

但是破坏中巴友谊听说容易被群众围殴哦~

▲不仅易被殴,还要做成纪念币

▲2008年,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巴铁代表团是这样入场的

▲巴基斯坦街上的商店是这样的

巴基斯坦的文化根源可回溯到公元前3000年

孕育印度文明的印度河

贯穿其南北

但今天统治这片流域的却是伊斯兰文化

雪山群峰和干热河谷并存

穿行于群峰之间的一条公路

更是引得无数自驾客为之疯狂

它就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跨境公路

喀喇昆仑(高速)公路karakoram highway

喀喇昆仑(高速)公路

又称中巴公路、中巴友谊公路,英文简称kkh。虽然称作高速路,但在巴基斯坦境内完全看不到高速路应有的分道线和界标。全长1224公里,北起新疆喀什,经红其拉甫口岸,南至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

其中国内段长415公里,又名g314;巴基斯坦段长809公里,是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交通纽带。沿途穿越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脉西端,因此,路旁雪山、冰川经常闪现。

37%为冰雪覆盖的喀喇昆仑公路注定诞生之时起就“命运多舛”

从上世纪60年代中国援建巴基斯坦起雪崩、塌方、滑坡等地质灾害就没停过

▲2010年,巴基斯坦北部山区发生大规模山体滑坡,截断罕萨河形成了一个20多公里长的堰塞湖,导致中巴公路部分被淹没,数万人紧急撤离。后来在湖边开了隧道才解决交通问题。

▲最初,为了打通这条中巴唯一的陆路通道,双方共有约700人牺牲,相当于每公里都是一条人命换来的。200多名牺牲的中国人,有88名安葬在吉尔吉特东部的一个烈士陵园里。四十多年过去了,与他们为伴的是陵园里茂密的苍松翠柏和常年守护在这里的当地守墓人阿里·艾哈迈德。

中巴公路与巴托拉冰川的“爱恨情仇”

中巴公路巴基斯坦段115-119公里处的洪扎河右岸,是世界著名的大冰川--巴托拉冰川的末端,巴托拉是中、低纬度长度超过50公里的八大冰川之一。通过冰川区的公路初建于1970年,1972年夏,公路钢架桥被冰川洪水冲毁;1973年夏,由于冰川内主排水道改道,重建的小桥及两侧路基又被冲毁。

中巴双方为此头痛不已:原址修复,又怕冲毁;公路改道,耗资巨大!当时的条件有限,对于巴托拉冰川的特性,中巴双方都一无所知,因此议定:由中方派出冰川考察组进行可行性研究,预报冰川的进退,融水通道的可能变化,再决定是否改道。

为此,中国于1974-1975年间派出了以冰川学家施雅风教授为首的冰川考察队,于1974年4月22日到达巴托拉冰川末端,当天就搭上帐篷,设置了气象站和2处水文断面,开始冰川流速和消融的测量。经过短期工作,考察队查明:冰川融水之所以在夏季冲毁公路,概因原跨越融水的桥梁是按勘测人员冬季勘测的小流量设计,而夏季冰川融水量要数百倍于冬季。

查明原因,考察队决定先以主要力量对冰川下游运动和消融进行反复观测。当时年过半百的施雅风教授和年轻人一样翻山越岭,经常凌晨5点就摸黑起床,冒着刺骨寒风到气象站进行第一班观测。艰苦观测后,考察队认识到巴托拉冰川是多条大冰流汇合平行下流的积极活动冰川,不是快速前进的跃动冰川,要正确预报冰川前进值,必须改进测定冰川厚度的技术,尽快将相关数据带回兰州,利用专门仪器成图。因此,考察队部分队员留下坚持冬季观测,其他队员回国组织第二年工作。

▲喀喇昆仑山南北温差大,冷热空气对流,山口沟壑处大风呼啸在岩石上吹凿出各种形状,施雅风教授在这里考察时,被岩石的形状所吸引,骑在上面作“促鸟起飞”状。

1975年3月初,回国的考察队员从兰州踏上残雪赶火车到乌鲁木齐,经5天班车颠簸到喀什,再换筑路指挥部汽车奔向巴基斯坦,2天风雪兼程赶到巴托拉冰川和守站队员会合。根据在兰州绘制的巴托拉流域地形图,考察队在冰川布设了18个运动速度剖面,创造性提出使用了冰川末端运动速度递减法、波动冰量平衡法等来预报冰川变化。

经过这两年的野外工作和一系列复杂的计算,考察队预报:巴托拉冰川将会继续前进,但极限前进值仅为180米,最终将在距中巴公路300米处停止,前进年限从1975年算起为16年,其后将转退缩期,并延续到2030年以后。也就意味着:中巴公路无需改道,只需加大桥梁孔径即可。

这一安全又经济的修复方案为中巴双方所接受,公路于1978年恢复通行,近20年没出现任何故障!其后有两次冰川地理学家前往巴托拉冰川验证复核数据,都与当年预报一致,只有一点略有出入:随着80年代全球气候变暖,冰川消融量增加,尚未前进到180米就提前退缩了。连美国著名冰川学家·迈尔教授也称赞:“中国冰川学者没有利用计算机等先进设备,却能做出如此精确的冰川预报,是非常出色的成就。”

--以上信息参考自《中国国家地理》2005年11月刊

即使到了今天途经山峦绝壁全段海拔最低点只有几百米最高点可以去到4600多米的喀喇昆仑公路每年全线畅通的时间也只有4月--11月

即使你想挑战也得配合它能走的时间~

◆ ◆ ◆ ◆ ◆

你以为巴基斯坦

只有一条中巴公路?

no~no~no

人家还有

↓↓↓

洪扎hunza

又名罕萨,这里恐怕是最适合描述“大自然”一词的地方,透过宫崎骏大师的《风之谷》就能窥见一二。

请横屏观看▼

藏在崇山峻岭中的hunza村庄同样神奇,在古堡、冰川、杏树、河流的包围下享受着千年不变的安宁,长寿的秘诀也许在这里能找到。

伊斯兰堡islamabad

如果你想拿相当“年轻”的首都--伊斯兰堡,跟北京比历史,亦或是跟东京比玩乐,那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但是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到极致的贫富差距、万般美食、以及...相当奇怪的城市规划。

比如,费萨尔清真寺(faisal mosque),整个东南亚、南亚、中亚最最最重要的清真寺,没有之一。

由金主大大沙特拿钱砸出来的,关键是土耳其设计师不走一般园顶套路,而是走八角形套路。

同时,作为世界第六大清真寺,这里能容纳将近20万穆斯林教徒做礼拜。如果遇上一场晚霞,相信你会美哭。

拉合尔

lahore

比伊斯兰堡还真的巴基斯坦政治文化中心!头衔特多:莫卧儿王朝的核心城市之一、修建了南亚大陆最牛逼火车站的城市之一...

在这座花园城市很难为旅行者提供建议,因为你只要往拉合尔老城一走,就会发现:

原汁原味的古城堡(lahore fort),与新德里红堡、阿格拉堡齐名。知道为啥在网上只能看见古城堡的正面照吗?那是因为背面太一般啦,毕竟古城堡是18、19世纪的“老古董”了。

叹为观止的巴德夏希清真寺(badshahi mosque),“巴德夏希”是波斯语“皇帝”的音译,故又称皇家清真寺,典型的莫卧儿建筑风格。

敲重点:免费开放!但得光脚进去,你说咱脱鞋吧,又不能学《我的个神啊》的阿米尔汗进去玩了随便穿别人的鞋就走~于是乎,清真寺衍生了看鞋的生意,交点钱完事。

庄严中透着一丝搞笑的印巴边境降旗仪式(wagah/attari border)。虽说大家都知道印巴有冲突,但边境军人还是挺有幽默感的,颇有一种“我踢得很用力,但刚好踢不到你,咱们给围观群众意思意思,就把旗收了吧”的默契。不信?你来了自己观察。

白沙瓦peshawar

过了丝路上的重要关口--白沙瓦,开博尔关口隔开了所谓的中亚和南亚。曾经的白沙瓦以贸易闻名,玄奘从这里往西进入阿富汗,留下了巴米扬大佛的故事。

今天的白沙瓦因局势带的仿制枪械也出了名。另外,这里的pm2.5和灰尘,吸一口,纯。

在白沙瓦的老城区,还是能找到不少惊喜的,这里有各种西域风情的小玩意。推荐阿富汗披肩,不到人民币100的超大披肩还是蛮划算的,比阿富汗还便宜。

另外,中国人在老城区晃悠的话,经常会被当地人邀约合照、饮茶,尤其是早上黄金时间段。而且,当地的很多小商贩都知道义乌,神奇~

pt电子游艺